官方微信
【原创】十年对话 | 专访励建炬:科达利“长跑”
科达利 文章来源自:高工锂电网
2020-09-11 09:44:09 阅读:65677
摘要一路走来,科达利是中国锂电产业尤其是动力电池十年高速发展的见证者和参与者。
编者按

以2010年为肇始,中国动力电池产业驶入了10年增长快车道,10年来,产业链经历了萌动、躁热、疯狂、骤冷、回暖、洗牌、理性、丰满……

10年来,中国动力电池产业从破土的幼苗,到羽翼丰满,臂膀壮硕,并开始走向世界舞台中央,成为全球电动化的主角。

 回望十年路,预见新征途。在新旧十年转换之际,高工锂电发起“中国动力电池十年回望”系列策划,通过专题、专访、口述等形式回望产业发展得与失,勾勒新十年产业图景。

一米八三的励建炬喜欢跑步,周末如果不出差,他都会绕着深圳湾跑上个十几二十公里,年复一年的坚持,成了他风雨不变的习惯。

长跑是一项看起来简单但很考验耐力的运动,和经营企业一样。作为科达利(002850)总经理,无论顺境逆境,励建炬总是一脸和善谦逊、激情自信:“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比较简单和专注,专注产品、专注技术、专注经营。”

能把一个简单的产品持续经营20年以上,并一步步做到全球龙头,这一点很不简单。

过去24年里,以模具加工起家的科达利,靠着最初给比亚迪打样配套的机会,切入到锂电池结构件领域,自此开疆辟土、跑马圈地,如今已成长为全球实力最强、规模最大的锂电池结构件企业。

起步于罗湖莲塘一间十五平米的租赁厂房,到如今,科达利形成了以深圳为总部,辐射华南、华东、华北、东北、西北的全国各大生产基地,2020年,科达利又将触角伸向欧洲,成为第一家到欧洲建厂的中国电池结构件企业。

从营业额来看,科达利从1999年的两千多万做到2019年的22.3亿元,实现复合式增长,翻了超过100倍。

客户“朋友圈”也越来越大,从当初的比亚迪一家向外延伸,目前已经囊括了绝大部分国内外电池及车企顶级客户,特斯拉、松下、宁德时代、LG、三星SDI、Northvolt……

一路走来,科达利是中国锂电产业尤其是动力电池十年高速发展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在励建炬身上,既能看到“守志笃行”的浙商品质,同样也印刻着中国最早一批锂电人从0到1的拓荒者精神。

科达利总经理励建炬

8月上旬的一个周末,在位于深圳湾科技生态园一栋写字楼的27层,高工锂电与励建炬进行了深度对话。回顾了科达利在锂电池结构件领域一路成长历程,以及对于接下来新十年的远望。

进口替代

成立于1996年的科达利,最开始从事模具制造,正式进入锂电池结构件领域是在1998年。

彼时,中国锂电产业刚刚起步,成立仅3年的比亚迪开始涉足锂电池领域,但面临的是从日韩从设备到材料的封锁,面对此,比亚迪开发出了“夹具+人工”的人机协作半自动化生产线,野心是要打破国外企业的垄断。

正是在这期间,科达利为其开发电池结构件的机会。

当时,锂电池结构件大部分都产自日本,为了打破进口,科达利技术团队花了半年时间为比亚迪开发出了产品,质量和日本接近,价格只是其三分之一。

以此为突破口,随后不到两年时间,科达利的结构件就快速实现进口替代。这也为其在该领域接下来的发展开了一个好头。

之后的故事是,一大批中国数码锂电池企业迅速崛起,这也带动了上游配套企业的快速成长。靠着进口替代的巨大机会,中国锂电产业链初步成型。

2003年,科达利相继拿下了比克、力神等一批国内头部电池企业客户,靠着在数码锂电池结构件领域业务的高速增长,其年产值突破1亿元。。

这让科达利意识到,锂电行业需求量巨大,因此明确了以电池结构件作为核心业务的战略方向。

借力松下

在被最早一批国产企业“领路”进入锂电行业后,科达利不久又碰到了推动其实现国际化视野的“向导”。

2004年,科达利开始和松下接触,着手为其开发锂电池结构件产品。

励建炬当时的感受是:松下提出的对于品质的要求,对于生产制造的要求,和当时国内大部分电池企业的要求都不太一样,这种不一样不仅仅是对于产品的要求,而且还体现在对于生产细节的把控和指导。

为了帮助科达利达到配套要求,松下专门派驻了一个团队在其公司待了很长时间。回想起当年的情景,科达利一位老员工回忆说“他们要求很高,配合起来难度很大。”

尽管过程痛苦,但给科达利带来的是在生产制造、品质管控、内部管理等方面焕然一新的改变。3年之后的2007年,科达利正式成为松下锂电池精密结构件的供应商。而这也进一步开启了其国际业务的延伸。

此后,其相继又通过三星SDI、LG化学等国际企业的认证以及QC080000 和 TS16949 等国际标准体系的认证,品质管理能力在国际客户中逐步获得认可。

回顾中国锂电产业链企业的成长历程,一个不可忽视的关键点是,不少头部企业的早期发展,都曾得到了来自国际客户的推动,这包括后来和宁德时代的合作,国际客户的严苛要求,加上企业自身的努力,为产业的整体发展带来了国际化的视野和整体能力的提升。

具备国际化品质和生产管理能力,也为科达利此后在动力电池结构件领域的发展奠定了稳定的根基。

入局动力

2007年,科达利营收规模发展到四个多亿,并在当年开始研发汽车动力锂电池结构件。

当时的大背景是,比亚迪在收购秦川汽车之后,加大了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研发力度,其中就包括投入动力电池的开发和生产。同时,ATL也设立了动力电池事业部,尝试进行相应产品的开发。已经在前期着手研发动力电池结构件的科达利,自然和其成为了动力电池领域的战略合作伙伴。

此后的2010年,可以看做是中国动力电池产业发展元年,2009年“十城千辆”启动之后,一大批锂电池企业参与到汽车动力电池的布局当中,真正拉开了国内动力电池发展的十年高速增长。

也是在这一年,科达利的动力电池结构件产品研发成功,并得到了客户小批量需求,但摆在科达利眼前的是一个艰难的选择题。

当时如果要切入动力电池领域,就需要投资新的设备,一台两千多万,而且需要持续的投入,投了一台以后,马上面临着两台、三台的计划。但当时所能带来的利润非常小。

行业刚起步,一切尚处混沌期,如果真正投入去做要冒很大的风险,励建炬两兄弟在深思熟虑之后的答案是“做”,也正是这个决定,后来让其在动力电池结构件领域“一枝独秀”,远远将一众同行甩在身后。

到2013年,科达利的动力电池结构件业务开始发力,当年该业务板块营收6600万,2014年,营收2个亿,到上市之前的2016年,该业务营收9.3个亿,几乎以每年翻倍的速度在高速增长。

连年高速增长的背后,一方面靠的是其多年持续的技术投入以及此前配套国际客户建立的过硬的产品能力,另一方面则靠的是一连串响亮的客户名单。2013年到2016年,科达利前五大客户中,宁德时代、比亚迪、LG、松下均位列其中。

上市之后

2017年3月,科达利正式登陆资本市场,成为第一家上市的锂电池结构件企业。这也让励建炬站在更高的维度来思考公司的未来发展。

在以锂电池结构件为战略方向的大前提下,科达利加大了在动力电池结构件领域的投入力度,借力资本,一方面加大与头部客户的配套紧密度,另一方面则在研发和生产制造升级投入上继续加码。

此后几年,科达利先后在华南、华东、华北、东北、西北等锂电池行业重点区域均完成了生产基地的布局,有效辐射周边下游重点客户。为其产能增长对锂电池结构件的需求做好了大规模量产的准备。

励建炬当时的思路是,区域化布局,一是便于方便快捷地与客户进行信息沟通,增强快速反应能力;二是有助于缩短产品的运输半径,减少运输成本,降低产品交货期的不确定性,有效配合客户供应链和库存管理;三是有助于进一步提高客户服务质量,及时跟进产品售后情况,提高与客户合作的广度、深度和紧密度。

区域化产能布局之时,行业波动带来的压力和风险却在“悄然而至”。

上市不久之后的科达利,就迎来了新能源补贴大幅下滑,产业阵痛快速传导至产业链上游,配合电池企业降本及提升能量密度,成为摆在励建炬兄弟俩面前的最大难题。

好在科达利始终没有放松在技术领域的投入。励建炬介绍,为了快速降本,科达利引进高端进口设备提升产品良率和生产效率,而配合着电池企业对于性能提升的紧迫需求,其通过与国外企业合作,全面导入新型材料,提升产品安全性及减轻单位重量。

锂电池结构件看似简单,但实际上是综合金属材料、机械工程学、模具开发、 化学、电子、机电、精密控制等多种学科的技术,每个环节的技术水平都将对产品的质量和性能产生直接影响。

更为关键的还有,结构件的制造工艺、质量控制等需要在进行大量的生产实践后方可习得,动力电池企业在选择供应商时往往会经过严格、复杂及长期的认证过程,会进行大量的实地考察、打样、试产、检验等程序,逐步形成长期稳定的战略合作关系。

也正是基于对于技术的持续投入和客户需求的快速反应能力,让科达利在行业压力之下突出重围,并进一步建立了在结构件领域的竞争壁垒。

而与之相对应的是,2017年到2019年的三年中,政策和市场的调整淘汰清洗了一大批缺乏技术实力、客户风险把控不佳的结构件企业,而以科达利为代表的头部结构件企业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攀升。

新十年远望

2020年,中国动力电池产业进入新的十年周期,全球电动化趋势进一步明朗之下,包括宁德时代、LG化学、松下等一线企业发起一轮全球动力电池产能“新基建”。

在此背景下,一大批中国产业链企业开启全球布局,成长为全球舞台的中国力量,科达利就是其中之一。

3月,科达利宣布拟在德国图林根州埃尔福特市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并以自有资金不超过60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7亿元)投资建设科达利德国生产基地一期项目。该项目主要配套宁德时代德国工厂。

仅一个月之后,科达利又公告宣布,与Northvolt及其全资子公司Northvolt Ett签订了《材料买卖供应合同》,合同约定,Northvolt 40GWh方形锂电池所需的所有壳体,应向科达利独家购买。

同时,科达利还透露,未来将在Skellefteå的Northvolt工厂租赁其厂房,成立一家全资子公司,主要负责该项目的实施和执行。

一个月内在欧洲宣布两大项目落地,这在中国锂电产业链企业中,并不多见。在励建炬看来,全球动力电池产业的中国时间,正在逐步打开,对于已经在结构件领域坚持22年的科达利而言,将会是一个更大市场空间的开启。

按照GGII预测, 2023年全球动力电池产能需求406GWh来算,配套结构件的产值超200亿元,到2025年,市场空间将超过350亿元。

励建炬的明显感受是,中国锂电材料及设备配套的全球化加快。在全球新一轮动力电池产能新基建中,中国锂电产业链企业正在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无论是中国系、韩系还是欧洲本土系的电池企业中,在材料配套供给上都开始越来越依赖中国企业。

经历了此轮全球扩张后,会倒逼推动中国锂电产业链企业的国际化水平迈上一个新的台阶,相应的,会成长出来一批在技术储备、知识产权、产品制造上可以比日韩企业更具竞争实力的中国龙头。中国在锂电全球化中的力量将会进一步凸显。

而作为中国锂电池结构件“名片”,科达利的“长跑”也将进入新十年的全球化扩张周期。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