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黄宏生:偏执与归零(上)
开沃汽车| 黄宏生 文章来源自:高工锂电网
2020-07-31 09:32:26 阅读:9501
摘要偏执,让我勇攀人生的第二座山。过去的10年,新能源汽车倒闭了数百家。我与开沃的团队怎么活下来的呢?总结下来,依靠的还是两个字:偏执。

【文/开沃汽车董事长黄宏生】2020年庚子年,也是俗话说的“鼠”年。一百二十年前,腐朽没落的大清帝国和国际列强开战,最终以大清帝国战败,中国被迫同11个国家达成了屈辱的《辛丑条约》,并赔偿这些国家的损失,史称“庚子赔款”。时至今日,“庚子赔款”仍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内心的隐痛,“落后就要挨打”,为了不再挨打,中国唯有自强。

中美贸易大战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最大的危机与挑战。在这之前,因为享受到西方近代工业文明的科技与成果,加上中国人的勤劳、智慧,让中国用了短短几十年的时间,跨过了西方花了数个世纪才走完的发展之路,缩小了同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

随着愈演愈烈的中美博弈,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急转之下,我们的外部发展环境将不再是顺风顺水的形势。一旦中、美之间的关系演变成美国打压伊朗那样的死结,那么中国的手机行业、电脑行业、汽车行业,甚至是电梯行业都会出现问题……过去的数十年,中国本质上是分享了西方工业文明的成果,却没有对西方科技引起足够重视和投入。

近二十年来,中国的两大财富红利是在房地产业和金融业,因为高额的回报率,它们吸引了中国众多优秀的人才,诸如北大、清华等名校的毕业生纷纷加入到这两个行业。工业和科技作为主导世界发展的精华却被忽略了其重要性。

反观我们的邻国日本,在战后数十年一直深耕工业及科技,已经拥有了十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无论是电子技术、新材料技术、生物技术,还是汽车技术、精密加工技术等等,堪称世界科技工业强国。世界不能没有日本,但日本可以没有世界。

由于过度依赖西方的科技,美国人随时都能挥舞起制裁的大棒,来决定中国企业的生死。应该感谢“川普大棒”的打来,他让所有中国人都得以清醒——没有科技的制造业,没有自主的研发,一定没有未来。中国朝代的崩溃源于技术的不足,八国联军、中日战争……由于缺乏技术,缺少工业实力,几尽亡国。

面对层层加码的中美贸易战,以及年初暴发的新冠疫情和近期的南方大洪水。这让我很是忧心当下的中国制造企业,如何在受疫情影响的经济下行规律中找到制造企业自救的法子。时代,呼唤制造业与科技英雄的出现。

开沃集团是一家以制造新能源汽车为主的制造型企业,上半年企业的各业务板块均有不同程度的亏损。整个世界经济都不景气,中国的各级政府也在过紧日子,对新能源车辆的支持自然不似以往,这也导致了我们面向ToB市场的订单大幅下滑,没有足够的订单,工厂就不能正常运转,我们正面临一场有史以来最严峻的生存考验。

当然在危机中,我们同样要看到蛰伏在“危”字下面“机”的存在。眼下国家大力扶持制造业与科创企业申报科创板和创业板,仅2020年上半年在科创板挂牌上市的企业就有46家,募资总额共计507.58亿元。多年以前,我们就一直在致力推动企业上市,营造科学、规范的企业管理架构,在提高企业自身抗风险能力的同时,实现全体企业员工的第三次“科技创富”。

之前,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去偏执的做一些事情呢?因为只有偏执,才能助推我们的事业、人生走出谷底。

“偏执”是对生存执着的追求

Intel创始人安迪˙格鲁夫曾写过一本书,《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我创业32年,加上之前的人生经历,也佐证了这个观点,“偏执”是每一个成功人士的关键秘诀。

我从小就跟外婆相依为命,虽然她没有多少文化,但在我看来外婆其实就是我心目中最成功的企业家。因为她的“偏执”,将我们一次次地拯救于水火之中,得以生存。

小的时候,我那当老师的父亲被打成右派,我和外婆被赶出了父亲所在的学校。当时正逢三年自然灾害,被赶出学校意味着我们一定会流落街头,甚至饿死。外婆心中想让孙子活下来的偏执,让她不断地尝试。

她跟平日里来往较多的学生们说:“我和孙子是无辜的,虽然他的父亲是右派,如果我们被赶走,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她的哀求终于感动了其中一个女学生,那个女学生回家后把这件事告诉了她的父母,我们就被这家人收留了下来。正是因为外婆的偏执,我们才避免了这场生死灾难。

偏执是什么呢?表面上看是脸皮厚,其实却是一种为了生存的执着信念。

因为不想寄人篱下,后来外婆又开始了她的偏执。她一遍又一遍敲开人民公社社员的门,一遍又一遍地说:“我也可以干活,我也可以出力”……最后,外婆终于被接纳成光荣的人民公社社员,熬过那最困难的“三年自然灾害”。

我上山下乡的第四个年头,因为家里没有关系,回不了城。外婆看到别的同龄人都归乡谈婚论嫁,而她的大孙子却穷得连女朋友都没有。那年春节回家,外婆偷偷告诉我,她在我们住的宿舍旁边搞了个猪圈,养了几头猪,她悄悄到市场卖了500块钱,并在郊区买了块地。以后盖了房子大孙子可以住一楼,二孙子可以住二楼,有了房子就可以娶媳妇了。外婆用她的偏执又一次让我在困难中看到了希望。

从此,外婆偏执的生存之道,深深刻在我心中。

偏执——我创业的成功秘诀

偏执,让我实现成功突围。毕业之后,我被分配到原电子工业部直管的中电华南进出口公司,受国有企业机制的限制,做着一些轻轻松松而无意义的重复工作……这与我的价值观背道而驰。

经过一番对国外电子行业的观察和深思熟虑后,我主动打报告给公司领导,说要成立电脑事业部,从对个人电脑的初步普及开始,研究上下游、产品硬件、行业趋势等,给公司创造新的增长点。然而,我的这份上进心一开始并没有得到认可,报告被领导驳回了。

受外婆的影响,我也成为了一个不轻言放弃、“偏执”的人,我继续跟相关部门领导汇报我的计划。经过我的软磨硬泡,在百折不挠的努力下,公司最终成立了电脑事业部。之后,我带领团队干得风风火火,成为中国个人电脑兼容机的重要供应商,当时和联想、四通齐名。

偏执,让我触碰理想行业。大家都知道,创维的第一桶金来自遥控器,之后才进入的电视制造业。

90年代初期,那个时候要做电视机,非常难!第一个难题是电视机的研发技术,我曾想从北京招聘专业人才,但因为没有技术积累,屡次都失败了;第二个难题是要用创维品牌内销,必须具备电视的《生产许可证》,当时国家全面管控,民营企业想都不用想。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偏执”,让我尝试各种突围。

逮到的第一个机会,是香港第二大电视机制造商讯科集团出现危机。因为对电视机的偏执,我就邀请讯科的研发人才加盟,做我的“星期六工程师”(工作日在原单位,周六到我们公司做研发),让他们帮忙设计产品,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后来,讯科被收购后垮台,这些专业人才也就加入到了我的公司,解决了电视机技术上的问题。关于电视《生产许可证》,也是通过各种偏执地尝试,在1993年获得了中国民营企业的第一张许可证。

偏执,让我勇攀人生的第二座山。过去的10年,新能源汽车倒闭了数百家。我与开沃的团队怎么活下来的呢?总结下来,依靠的还是两个字:偏执。

十几年前,我看到一个自行车大国变成了汽车大国,但尾气、噪音、烟尘等污染也接踵而至,对环境、对人的健康带来了巨大的损害。作为一名企业家,我立志解决这个痛点,用零排放、无噪音的电动汽车为国人打开一条绿色通道。也是从那时起,我就偏执地认定,新能源汽车一定拥有广阔的未来。

创业之初,大量投入得不到盈利,因为科技的投资是一个长期的、迭代的、漫长的过程。这时,我对长期主义的偏执,让我不去过早地搞资本运作,不搞“拿来主义”,不拿别人品牌、技术等现成的东西,专心致志做自己的事情。我深知,只有地基稳了,大厦才能起。正是这种“偏执”,才能让开沃集团在大浪淘沙中得以生存发展。

那么,怎么才能是做到偏执呢?我总结了偏执的“八个要素”:

一、非一般的努力,极端到拼命的程度,就能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

二、目标一定要增长;

三、专注到极致,可以让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变成行业NO.1;

四、长期主义,要能忍耐住寂寞;

五、屡败屡战,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

六、不做人云我云的和事佬,每次都要标新立异;

七、学习的钻劲,比“蚯蚓”还厉害,不成功决不罢休;

八、偏执就是释放生命的全部潜能。大部分人的潜能只发挥了5%,而偏执狂把个人的潜能发挥到100%,让个人实现自我的最高境界。

世界上的人口越来越密集,你想到的事情,别人已经想过,你做的事情,别人同样也在做。只有那些“发疯”的人,不停地拿出所有精力来奋斗的人,才可能成功。所以,只有偏执狂,才能胜利;只有偏执狂,才能登上喜马拉雅山。平平安安,永远也无法实现跃升和突围!虽然成功的路有很多,但拥有“偏执”的特质,拥有做不好不罢休的精神,我们就可以无往而不胜。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