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时代万恒转型锂电 4年换回4亿减值
时代万恒| 锂电池| 九夷锂能 文章来源自:新浪财经
2020-01-17 09:09:08 阅读:15162
摘要以时代万恒重点投入的锂电池行业目前的状况看,要在一年之内通过主营业务扭亏为盈,改变未来可能面临的退市窘境难度不小。

1月14日晚间,时代万恒发布2019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预计2019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59亿元左右,扣非后净利润为-2.84亿元左右,同比亏损继续扩大。

由于时代万恒2018年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如果2019年最终经审计的净利润仍为负值,根据上交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公司将被*ST“戴帽”。

实际上,目前以林业开发和电池制造双主业运营的时代万恒,自2014年起至今,已连续6年处于主业亏损状态。

而以公司重点投入的锂电池行业目前的状况看,要在一年之内通过主营业务扭亏为盈,改变未来可能面临的退市窘境难度不小。

▌3.5亿并购拓展电池业务 4年转型锂电未果计提4亿减值

时代万恒2000年上市时主业是服装进出口贸易,由于行业总体盈利水平较低,增长乏力,公司剥离了贸易业务,将主营业务集中在电池、林业两个领域,并集中资源发展电池核心主业。

2015年,时代万恒向黄年山、刘国忠等自然人,以及鞍山达仁投资有限公司等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辽宁九夷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交易对价3.5亿元。

九夷能源主营镍氢电池的生产与销售,以出口销售为主,客户主要为高端电子产品生产和销售厂商,包括美国品谱,德国博朗等。

同时,专门从事锂电池制造的控股子公司辽宁九夷锂能股份有限公司(九夷锂能)也在2015年12月完成设立。

公司希望通过收购九夷能源和设立九夷锂能,实现从传统服装业向镍氢和锂电的电池行业转型。

2015年,我国正处于新能源汽车产销爆发的前夜,公司选择转型电池行业的方向无疑是正确的。

然而,用于电动车的锂动力电池业务不仅未给公司带来任何收益,反而严重拖累了公司业绩,成为沉重包袱。

历年年报显示,收购后的九夷能源镍氢业务总体稳定,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年均营业收入在2亿元以上,净利润虽然出现下滑,但仍然保持盈利状态。

而处在“风口上”的动力锂电池业务则一再低于预期。数据显示,自2015年底设立后,2016年至2018年,九夷锂能均未能开展任何实质性业务,三年内营业收入均为0,并且在前两年年均亏损600多万的基础上,由于2018年投入开始加大,当年大幅亏损3805万元。

业绩屡屡低于预期,导致公司不得不对九夷锂能计提减值。2018年,在九夷锂能出现大幅亏损后,公司计提了1.02亿元的商誉减值。

2019年,九夷锂能终于开始试产,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21.7万元,净亏损1711万元。

不过,在多年投入未果,以及动力电池行业剧烈洗牌等多重不利因素下,九夷锂能在高能锂离子动力电池项目投产后,以全自动化生产线造价高、年折旧额大为由,继1.02亿商誉减值后,于2019年再次计提约2.98亿元的大额固定资产减值准备。

再加上约8500万元的经营亏损,公司预计九夷锂能全年净亏3.83亿元。

▌8亿定增加码锂电 实际投入仅6成

2015年收购九夷能源并转型电池业务后,由于新业务投入超预期,时代万恒再次启动定向增发,加码锂电业务。

2017年,公司称锂离子电池开发工作进展顺利,需要新增动力电池产能,筹划发行股份6800万股,募集资金8亿元,投入高能锂离子动力电池项目,项目计划总投资额10亿元。

然而,2019年10月,公司公告鉴于非公开发行募投项目已实施完毕,将节余募集资金3.21亿元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10亿元的动力电池项目最终实际投入仅4.8亿元。

引起市场质疑的不仅于此,公司曾在定增方案中称,项目达产后预计年利润总额为2.39亿元;而实际情况是,募投项目实际达产后亏损1711万元,甚至未能实现盈利。

更令投资者担忧的是,日益残酷的行业竞争,使得公司动力电池业务的盈利前景越发黯淡。

根据中汽协最新发布的数据,2019年,国内汽车销售2576.9万辆,同比下降8.2%,其中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20.6万辆,同比下降4.0%,新能源汽车销售出现了历史上首次年度性下滑。

同时,在补贴持续退坡和技术不断更新的双重推动下,锂动力三元电池系统价格已降至1元/Wh左右,磷酸铁锂电池系统价格降至0.9元/Wh左右,宁德时代等少数行业寡头通过规模优势和成本优势,不断蚕食业内其他企业的市场份额。

时代万恒错失国内锂电行业的大发展后,想要在日益严峻的行业竞争之下突围,并在一年时间内扭亏为盈避免退市,对公司而言无疑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