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原创】2019高工年会聚焦(15):正极材料企业“难念的经”
正极材料| 杉杉股份| 宁德时代| 厦门钨业| 安达科技 文章来源自:高工锂电网
2019-10-29 09:17:53 阅读:8568
摘要从近年来正极材料上市公司的业绩报告来看,正极材料产品毛利率和价格出现大幅下滑,从而挤压了正极企业的盈利空间。

正极材料企业锂电行业“搬运工”的角色越发突出,集体感受是越来越难挣钱。

2019年,上游钴、锂原材料价格大幅下滑、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退坡、下游市场需求疲软、市场竞争加剧等因素,导致正极材料产品价格和毛利率进一步下滑,正极材料企业利润承压明显。

“正极材料企业现在就是锂电行业的搬运工,面临上游原材料和下游客户的两头挤压,日子过得比较艰难。”一位大型正极材料企业高层表示,目前正极材料企业面临较大的生存压力,市场竞争日益激烈,行业洗牌加速。

当前,受动力电池市场集中度日益提升和下游细分市场崛起影响,正极材料行业强者恒强,两极分化的发展趋势愈发明显。

“未来纯正极材料企业可能会“消亡”,或将被上游原料供应商或下游电池厂、主机厂兼并购。”这位正极材料企业高层判断是,在原料供应和客户结构方面不占优势的企业将被行业整合,只留下少数几家企业生存竞争。

正极产品毛利盈利双降

从近年来正极材料上市公司的业绩报告来看,正极材料产品毛利率和价格出现大幅下滑,从而挤压了正极企业的盈利空间。

整体来看,正极材料行业出现了增收不增利或增速放缓的发展现象,这在磷酸铁锂材料领域表现得尤为明显。

(备注:该图表仅统计公司上半年正极材料业务营收情况,而非公司整体营收)

从上图可以看出,正极材料企业在2019上半年的整体营收情况不乐观,超半数企业的正极业务营收和净利润都出现下滑,毛利率暴跌或小幅增长,表明盈利能力下滑明显。

上述企业在半年报中指出,公司正极材料业务营收净利下滑主要原因是,上游原材料价格大幅下滑导致正极材料产品价格和毛利率下跌,压缩了正极材料的盈利空间。

杉杉股份表示,子公司杉杉能源上半年营收19.1亿元,同比下降21.49%,主要是受上游原材料四氧化三钴和三元前驱体价格下滑的影响,正极公司产品均价同比下降了22%;实现净利润1.23亿元,同比下降59.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508.37万元,同比下降65.07%。

而曾经的新三板明星企业安达科技更是遭遇了营收净利双双暴跌,毛利率由正转负的打击。

安达科技上半年实现营收7976万元,同比减少83.39%,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35万元,同比减少184.29%。毛利率更是从从去年同期的25.94%暴跌至-0.02%,表明其正极产品已处于亏损状态。

进入第三季度,随着补贴过渡期的结束,新能源汽车销量下滑、动力电池装机量环比/同比大幅下降,减产、降价、利润下行氛围笼罩着动力电池产业链。受此影响,正极材料企业的发展整体发展情况也不理想,预计全年情况并不乐观。

厦门钨业Q3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收127.24亿元,同比下降10%;净利润1.09亿元,同比下降76%。其中,电池材料业务利润总额2598.22万元,同比下滑52%。科恒股份Q3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00万-3000万元,同比下滑41.07%-70.53%。

正极材料企业如何突围

当前,正极材料企业感觉越来越难挣钱,除了来自同行的恶性竞争之外,更大的压力或来自上游原料供应商和下游客户的产业延伸。

一方面,一些在市场占比、产能规模和客户结构等方面占据优势的大型正极材料企业,正在进一步加码扩充正极产能,建设年产10万吨级别的生产基地,进一步巩固其市场竞争优势和降低生产成本。

例如,当升科技现有产能1.6万吨,目前正在建设年产10万吨的常州锂电新材料产业基地和江苏三期项目。项目建成完成后,当升科技正极材料总产能将超过12万吨/年,排名行业前列。

杉杉能源现有正极产能5万吨,目前正在建设宁夏石嘴山7200吨高镍三元及前驱体项目和年产10万吨高能量密度锂电池正极材料长沙基地项目。项目完成后,杉杉能源的正极材料产能将超过15万吨/年,成为国内最大的正极材料企业。

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GGII)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NCM材料出货量13.7万吨,同比增幅58.9%。其中前10名企业的销售量占总量的73.4%,市场集中度持续提升。

GGII预计,在2019-2020年,全球性能碳酸锂、硫酸镍产能逐渐释放,供给将进一步增加,正极材料价格将保持下滑趋势。从市场集中度看,正极头部企业的市场占有率将越来越高。

另一方面,上游原料供应商和下游客户为进一步提升市场竞争力和降低成本,将产业布局延伸至正极材料领域,成为了正极企业强有力的竞争者。

2月,国内最大钴产品供应商华友钴业与LG化学合资建设的汽车动力电池正极材料项目在无锡开工。项目总投资340亿元,规划总产能10万吨/年,一期规划产能为4万吨/年正极材料。

4月,华友钴业发布公告,拟作价32亿元收购正极材料制造商巴莫科技100%股权,为公司增添新正极材料业务。

4月25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通过控股子公司宁德邦普投资91.3亿元,在宁德福鼎建设三元正极材料产业园,产能规划10万吨(含正极材料、前驱体)。

9月2日,宁德时代再次发布公告,公司拟与控股子公司广东邦普共同出资36亿元设立宁波邦普,主营正极材料。

宁德时代作为国内装机电量最大的电池企业,也是正极材料最大的消耗大户,对正极材料市场增长起到关键作用。

而宁德时代开始自建正极材料厂,意味着其意图摆脱或降低对正极供应商的依赖,实现原材料自供,从而降低采购成本,这必然将对正极市场产生极大影响。

很显然,在上游原料供应商和下游客户压价以及布局正极业务的情况下,未来正极材料企业将面临更大的生存压力。中小正极企业将被淘汰出局,大型正极企业也面临巨大挑战,市场份额和产品价格或将遭到进一步压缩。

在此情况之下,正极材料企业必须积极调整市场策略,寻找新的细分市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求生存。

12月16-18日,由利元亨总冠名的2019高工锂电&电动车年会将在深圳机场凯悦酒店隆重举行,此次年会主题为“全球电动化的至暗时刻与远大前程”。500+锂电产业链上下游企业,800+企业高层将齐聚深圳。

届时,针对正极市场的发展趋势,细分行业领军人物也将分享其对正极企业的布局节奏和市场研判。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