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巴拉德亚太地区总经理黄晏晖先生访谈 – 巴拉德中国市场战略
文章来源自:巴拉德动力系统
2019-06-22 17:23:47 阅读:685
摘要有业内人士针对巴拉德在中国的市场战略这一主题采访了巴拉德亚太地区总经理黄晏晖先生,本文分享本次采访内容。

alphaDIRECT Advisors是一家行业研究和投资者情报公司,专业知识涵盖各个领域。创始合伙人Shawn Severson先生在上周针对巴拉德在中国的市场战略这一主题采访了巴拉德亚太地区总经理黄晏晖先生(Alfred Wong)。黄晏晖先生负责管理巴拉德在中国地区子公司广州市巴拉德动力系统和两家合资公司,以及开拓整个亚太地区的业务。

1561166909801034.jpg

巴拉德亚太地区总经理黄晏晖先生

alphaDIRECT Advisors观点及采访背景

中国燃料电池市场呈现出巨大的增长机遇,中国在淘汰化石燃料汽车和减少环境污染方面拥有全球最积极的计划之一。巴拉德依靠其高性能和高耐用产品的强大竞争优势在中国燃料电池市场成功占据一席之地。目前在中国市场部署的大约3,600辆燃料电池电动车中,巴拉德的市场份额约为66%,这证明了巴拉德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通过与潍柴动力的战略合作,这种势头和在中国的主导地位可能会进一步加强。

潍柴动力是世界上最大的重型卡车柴油发动机供应商之一,与中国的许多汽车原始设备制造商均建立了一级关系。作为该协议的一部分,巴拉德预计其与潍柴的合资企业将于2019年底投入使用。最近,巴拉德宣布与合资公司达成4400万美元的销售协议,预计将于第四季度开始交付。这些零部件将在中国组装,以实现潍柴在2021年前至少为2000辆燃料电池汽车提供动力的承诺。我们认为中国仍将是世界上燃料电池电动汽车最大的市场,而巴拉德将会很好利用这一增长机遇。

以下为采访内容。

Shawn Severson:上次我们与巴拉德动力系统公司讨论的是欧洲燃料电池市场的演变。今天,我们的重点将放在您对全球最大的燃料电池潜在市场之一,即中国市场的战略上。在我们开始之前,您能否简要介绍一下自己以及加入巴拉德的原因?

黄晏晖:我已在巴拉德工作了19年,最初在技术研发部门担任工程师,之后于2008年开始从商业开发。2017年搬到中国,开设了巴拉德在中国的第一间办事处。11年前,当我刚接触中国市场时,情况与现在非常不同,他们对燃料电池技术的认识很少。但是我知道我们的技术具有巨大的潜力,而且我很幸运有机会将这项业务从零发展到如今成为巴拉德最具战略重要性的市场之一。

Shawn Severson:谢谢!我们知道中国市场是一个巨大的增长机会,您能谈谈中国化石燃料动力汽车的淘汰计划吗?

黄晏晖:中国拥有世界上最积极的化石燃料动力汽车淘汰计划之一。2017年,中央政府首次宣布将逐步淘汰全国各地的汽油车,转而采用新能源车辆,包括纯电动、混合动力和燃料电池车辆。2019年1月,中国停止新建化石燃料汽车工厂、禁止向只生产此类汽车的新公司投资,并同时对希望提高产能的现有工厂施加严格的限制和条件。

在区域层面,深圳、佛山等市政府已制定相关推广计划,将逐步全面使用纯电动或燃料电池动力的零排放公交车。海南省则进一步成为第一个宣布将从2030年开始全面禁止销售所有化石燃料汽车的地区。我预计,随着包括山东、广东和上海在内的更多省级和地方政府出台了解决空气质量和其他排放相关问题的举措,我们将看到此类公告的发布步伐加快。

Shawn Severson:目前在中国部署的约3,600辆燃料电池电动汽车中,巴拉德市场份额占66%左右,您能否谈谈中国市场的相关战略和商业模式?

黄晏晖:与世界其他地区一致,我们将继续关注重型和中型车辆部分,即公交车、卡车、铁路和海运,因为PEM燃料电池的价值主张在长距离、快速补充燃料、完整路线灵活性和重载荷能力这些方面可得到最佳体现。此外,中重型车辆是典型的集中式仓库燃料补充,也是温室气体排放和空气污染物的主要来源。巴拉德在这些需要与现有技术相比具备更高性能和耐用性的应用中,具有非常强大的竞争优势。

我们与我们的合作伙伴已拥有多个在营公交车和商用卡车车队,并期待看到更多的增长。今年下半年,我们预计中国中车的燃料电池轻轨电车将投入商业公共运营。这将是全球首辆商业运营的燃料电池轻轨电车,也将成为业内备受期待的里程碑。除了中重型车辆,我们还看到到了乘用车的早期示范活动,并期望该市场在未来几年得到扩大。

目前还有很多人不了解,燃料电池和锂电池其实不是替代的关系,而是可以相互补充,燃料电池在车辆运行时可有效地为锂电池充电。这种混合动力配置可扩展车辆运营里程,在中国非常受欢迎。

从商业模式角度来看,我们在中国的战略是随着市场的前期和高增长而逐步发展起来的。与进入中国的其他科技公司不同,我们最初从加拿大的直接出口开始,并在产量逐渐增加时开始在中国进行生产许可授权。而后,随着我们对市场机会和风险的理解判断越来越清晰,我们开始建立拥有更多所有权的合资企业。

我们十分重视保护我们的核心知识产权,即膜电极组件(MEA),它是所有燃料电池系统的核心组件。在巴拉德,我们将继续为我们的合资企业创新、制造和供应膜电极,然后由专业集成商或车辆制造商将电堆集成到完整的燃料电池系统和动力系统中。

Shawn Severson:让我们谈谈你与潍柴动力的战略合作以及去年11月完成的交易,您能否讨论合作的三个关键要素以及此次合作对巴拉德在中国市场的发展之间的关系?

黄晏晖:我们与潍柴于2018年第四季度完成的合作有三个关键因素。第一,潍柴在巴拉德进行了一项战略性股权投资,总额为1.636亿美元,占公司19.9%的股权。第二,在山东省成立合资公司,生产巴拉德的下一代LCS燃料电池电堆和基于LCS的电池模组,用于中国的公交车、商用卡车和叉车市场。合资公司将向巴拉德支付9000万美元的相关技术转让费用。第三,巴拉德向潍柴供应部分产品和零部件,以支持2000辆燃料电池电动车辆的首批部署。综合以上要素,该计划将有助于巴拉德加速产品开发、改善供应链本地化、实现更紧密的动力系统集成,并通过潍柴的实力扩大我们的市场准入。

Shawn Severson:你认为是什么让潍柴成为巴拉德强有力的合作伙伴?它具体为你带来了什么?

黄晏晖:潍柴成为独特合作伙伴的原因在于它可以为巴拉德在商业、技术和运营等众多不同功能领域带来的互补优势。

在商业方面,潍柴作为中国最大的重型卡车柴油发动机供应商,已经与中国大多数希望开发燃料电池产品的汽车原始设备制造商建立了强大的销售和服务关系。因此,我们可与其垂直整合的公交车和卡车公司,如中通、亚星、中国重汽和陕西重汽等更紧密地合作。在中国以外,我们也看到了类似的机会,例如通过潍柴与世界第二大叉车公司德国凯傲集团的合作关系进入物料搬运市场。

在技术方面,潍柴多年来在发动机和新能源汽车动力总成及零部件的开发以及测试和分析基础设施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我们希望有机会在发动机设计、动力总成和车辆集成水平上紧密合作,以改善我们的产品。我们还希望潍柴能够为批量生产提供强大的设计能力。

最后,在运营方面,我们希望潍柴能带来大量高产量、高质量的生产流程和系统知识,以及供应链管理方面的实力。这些因素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因为我们希望在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上扩大规模并降低成本。

ShawnSeverson:合资企业的工程进展如何,以及您预计何时可以投产?

黄晏晖:自2018年底以来,巴拉德和潍柴一直把建立和运营合资企业作为首要任务,我们目前取得了良好的进展。但是对于新企业的建立,在人员组织、设施和业务系统方面都需要做很多工作。

我们最初的重点是通过我们的技术转让计划培训第一批合资企业的技术人员,并规划和采购用于制造及开发的资本设备。今年第三季度,我们预计将迁入目前正在山东潍坊潍柴园区建设的新工厂。我们预计我们的电堆和模组生产线将在2019年底前完成建设,并在2020年初完成调试。

Shawn Severson:2018年中国的增长速度比预期慢一点,您认为目前氢燃料基础设施问题得到及时解决了吗?

黄晏晖:是的,扩大氢燃料补给基础设施已成为该行业增长的关键步伐之一。在过去几年中,我们看到该领域存在一些与行业标准不足相关的障碍,造成技术要求、安全法规、场地限制以及政府机构之间对责任和权力的混淆等问题,也导致了批准和许可的申请速度缓慢以及项目成本增加。

好消息是目前很多问题已被充分意识到,并且在3月份的新能源汽车政策更新中,政府强调将增加协调的努力和给予针对这些问题的支持。广东、上海、江苏、山东和武汉等地区已经宣布了具体的加氢站政策和计划,以解决先前的问题并加速促进新站的建设。

Shawn Severson:补贴制度如何?这将阻碍中国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吗?据我所知,预计纯电动汽车补贴将会减少,预计未来要公布的燃料电池车辆补贴将会有所改善。

黄晏晖:我认为重要的是要记住,政府补贴旨在作为刺激措施,以帮助加速一个行业的商业化。最终,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规模的扩大和成本的降低,我们应该会看到补贴的减少。我们已经在风能和太阳能行业中看到了这种趋势,现在纯电动汽车的情况也是如此。关于氢和燃料电池行业,我相信政府认识到目前仍需要大力支持。

虽然即将公布的燃料电池车辆补贴修订细节目前尚不清楚,但我们预计新政策将涵盖一系列关键问题,包括更高技术要求的可能性、更加关注加氢基础设施,以及加强不同关键区域之间的协调。我相信新举措的目的是支持市场的进一步系统性和持续增长,而不是阻碍进一步发展。

Shawn Severson:您目前正在支持大洋电机子公司上海电驱动的业务,该公司是获得燃料电池发动机组装业务许可的运营机构。之前您宣布该公司业务运作已在2018年底前启动。您能否向我们提供一些新信息?

黄晏晖:上海电驱动的MD30在上海的组装业务自2017年底开始启动。2018年,该工厂完成了600多个模组的装配和调试,随后将其集成到的7.5吨物流卡车中,用于货物运输。双方都从该项目中学到了很多东西。

Shawn Severson:现在与大洋电机的关系如何?你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如何发展?

黄晏晖:我们一直与大洋电机保持着非常紧密的关系,并希望能够继续保持。 在去年第四季度完成我们与潍柴的交易时,大洋电机承诺继续作为持有巴拉德9.9%股份的股东,并额外出资,这充分说明了其对我们战略方向的信念和承诺。在商业方面,我们继续寻求机会在市场上部署基于9SSL的许可产品,以及在产品线扩展和改进方面进行合作。

Shawn Severson:您还在中国拥有第二家合资企业,您能简单介绍一下云浮的广东国鸿合资企业以及自2017年9月正式开业以来的最新战略发展吗?

黄晏晖:我们将继续支持我们与广东国鸿的合资公司生产现有的9SSL燃料电堆。该工厂在过去一年中一直在运营,为中国市场生产高质量的巴拉德电堆产品。

我们预计9SSL产品系列能够与LCS产品共存多年,云浮工厂生产的产品现正为在中国运营的数百辆汽车提供动力。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